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为收藏
主页 > 自写短信 > 内容

为儿子,自己给自己发短信

发布时间 :2019-05-23

我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。对我无条件信任的爱子铁头不知道,他老爸也不知道,那就是我把自己的手机号设置成了“陈老师”。

陈老师是铁头的班主任,是年级教学组长,对于孩子的要求十分严格,平时与学生家长短信互动比较多。但碍于老师工作较忙,或者在家的时候回复短信未必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快捷,于是,我想出了这个“损招”自救。上周一,铁头回家写了60个语文词语,气急败坏,大哭起来。“我受不了了,作业太多了,我不想写了!”我说,“可以。明天到学校写吧!”铁头听了又气又急。“不行,老师到时候会骂的。”“我理解你,儿子,快别哭了。”我和他老爸站在一边很无奈地看着他。

“还有别的作业吗?”我问。

“还有家庭听写。手都写酸啦!”铁头说完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“那怎么办?要不别听写了。”我不知所措,抓过他小手揉搓起来。

“你给老师发个短信交流一下,我写一首小诗行不行,再写这一大堆词,我会死的!”铁头说。

“好。”于是,我马上草拟了一条短信:亲爱的陈老师,铁头今天在家完成了30道口算,英语抄单词,语文读书等作业,刚又抄写了60个字词,他想写一首小诗,替换下家庭听写作业,不知可否?请您明示。铁头妈妈。—写完以后,我心里没谱,于是我把短信发给了“班主任陈老师”,那是真正的老师电话,同时还把短信也发给了“陈老师”,陈老师其实就是我自己。

几十秒钟之后,陈老师自己回复了陈老师。“太好了,您让铁头写吧,明天老师等着欣赏!”我赶紧删除发件信息,然后把黄色的回复短信一路小跑拿到孩子眼前。“儿子,老师回信了,你放开了写吧!写你自己喜欢的文字,老师会欣赏你的。”

那天晚上,铁头写的小诗题目是《喊》—

小鸟在喊

春姑娘听到了

小鱼在喊

大海听到了

我心里在喊

我自己听到了

真是一个好词

写了一点自己喜欢的文字,铁头从60个词语的泥泞中爬了起来,又恢复高昂情绪,在家里满血复活了。

这时,我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在叫,一看,是“班主任陈老师”回信了,虽然没有我的那么热情洋溢,但也是我期盼的内容:“好的。今天他没有带写词本,所以只能回家写了。”我回复:“对。他理解,尽管哭了,还是坚持把作业写完,态度比较积极主动。”班主任陈老师再回:“刚开学,看到了孩子的变化,一定要坚持不懈!”

有了这一次沟通的尝试,铁头自信多了,也开心多了。他把自己的小诗发表在了微博上,教育专家孙云晓回复并转发说:“诗歌是最好的语文作业。”几个月前,孙云晓看到铁头辛苦写作业就曾经对我说:“让铁头写他喜欢的诗歌,如果老师不答应,我去和老师说。”铁头看到孙云晓老师的转发和评论说:“这个爷爷以前就为我撑过腰。”

到了周末,他想再写一首小诗代替周记,问我行不行。我说“肯定行。”他还是不踏实,我说:“好,发个短信!”几分钟后,“陈老师”回信了,“可以,没问题,老师可喜欢看你的小诗了!”我说,你看,老师好欣赏你啊,你就写吧。这次,铁头写的诗名字叫《原谅》—

春天来了

我去小溪边砸冰

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

直淌眼泪

到了花开的时候

它就把那些事儿

忘了

真正原谅了我

周一放学回来,我看到老师给了这篇周记打了“优加星标记”,给了很高评价。他在内心最渴望的还是得到“班主任陈老师”的认可。

“陈老师”给陈老师发的短信,是我作为家长耍的小聪明,不得以才使用。我常常想,如果老师都像当妈的那样热情洋溢、凡事都可以沟通,那该多好!

分享:
热门图片
  • HR 面试邀请短信怎么写?

  • 森赫电梯获日内瓦国际发

  • 黑猫投诉:已经配送到学

  • 给10086发短信是“大坑”?